站在法理角度

2018-11-06 16:10

手淫作为一种个人隐私行为,当然不违法。一个人愿意为他人这么做,执法机关也不好干预。但这些行为显然都是“以盈利为目的”,且“与不特定人员发生”,虽不符合刑法意义上的卖淫定义,却具有了“卖淫”的关键要件,不是卖淫,却更近于“卖淫”,但绝非传统的手淫。这也是民意一边倒的原因。一眼看穿的对错美丑,执法部门竟然还要斟酌再三再四,最终以无罪释放,真不知道,如此混淆概念为哪般?

理发店店主雇请多名按摩女提供“波推”、“打飞机”等色情服务,检方以“涉嫌卖淫嫖娼”提起公诉,但随后又以“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为由撤回起诉,3被告人无罪释放。南海警方近日再次破获同类案件,但由于法律规定此类行为并不属于卖淫行为,如何处理及是否移送起诉引发争议。(6月26日 新华网)

不得不提醒,中国尽管开放力度加大,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永远不能改变。对于一切戕害主流价值观、败坏社会风气的丑恶现象,必须坚决亮剑,决不能容忍这类流脓的滥疮侵蚀我们的肌体。适用法条缺位吗?那就尽快出台加以完善;“卖淫”概念过于狭窄,那就拓展“卖淫”外延好了。而眼下要堵住法律漏洞,则可明确把公安部的批复当做权威的司法解释。任由黄赌毒等一切腌臜的东西污染国人的眼睛和心灵,都是司法之耻,国民之耻,国家之耻。

【原文链接】发廊提供手淫等服务不属卖淫是司法之耻

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更大的问题在于:其一,在此开先河的判决“恶示范”下,那些藏污纳垢场所,估计就可以从阴暗角落跳到前台,很潇洒地行苟且之事,要查,简单一句“手淫”就可轻松搞掂,你能用对付雷政富们的招数对他们?难抓现行,无法取证,谈何执法?其二,设若有一天煌煌中华大地,到处莺莺燕燕,荷尔蒙四处飘飞,这是一个怎样的情形?一个主流价值观凌乱不堪的国度,梦在温柔乡里?又有多少美丽可言?

我不知道是我年纪太老跟不上时代,还是一些人的意识太强悍。在我看来,这些字眼是如此之黄如此之龌龊,宛如街头巷野一幕幕露骨下流的淫秽色情表演,让人羞愧难自容。在人们大呼“吃了苍蝇般恶心”的时候,广东高院竟然还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将被告人无罪释放,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文/晴川

当然,站在法理角度,“法无禁止则自由”,执法要有法可依。手淫虽非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但从公安部的“批复”看,对其定性是非常明晰的。批复虽非法律,却完全可作参照,事实上也有判例在先。弃之不顾,到底是追求司法公正呢,还是要为卖淫嫖娼公开正名?的确让人匪夷所思。放人不打紧,却给同类案件的不同判决出了个难题。假如当事人追究起来,是不是要给他们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呢?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