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教育理念

2018-10-09 16:05

也就在米歇尔访华期间,媒体曝出了《纽约时报》曾经挖出的米歇尔教育孩子的几条家规,譬如每次出行必须写旅行报告,平时不允许使用科技产品,必须参加两种体育训练,吃饭的时候如果说吃饱了,那就离开饭桌,不到吃饭时间不能回来,等等之类,通篇读来,尽皆一些生活常识,并无一点针对学业成绩的硬性规定。同样,网上曾经有一篇中美小学生守则的对比文章,美国的学生守则更像是一份具体的行为规范条款,而中国的学生守则尽是难以落到实处的空头说教。所以,米歇尔的孩子,当然,也包括大多数美国人的孩子,待人接物落落大方,虽然学业成绩也许不佳,但总能快乐健康地成长;而反观国内大多数的孩子,以学业成绩为唯一的评判指标,往往高中毕业,还不知晓最基本的生活常识。

所以,以学业成绩作为唯一考核指标的中国式教育理念确实到了应该反思的时刻,或许,这也是米歇尔的教育之旅带给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毕岩)

面对这样一种尴尬局面,有识之士不禁要问一句,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于26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华之旅。从北京到西安、成都,第一夫人到得最多的地方应该是学校,接触最多的应该是中国学生,她分别在北大和成都七中做了两场演讲,在北师大二附中和成都七中,又和学生一起上课,学书法、学打太极。可谓名副其实的教育之旅。

也是在北大的演讲中,米歇尔还提到,美国正在推进将高中生、大学生和研究生送到这里来学习中文,我们正邀请中国老师到美国教授普通话也就是说,第一夫人也大力鼓励美国学生到中国来留学。

讨论中美教育差异的著作汗牛充栋,基于各自侧重点的不同,总能得出各类千差万别的结论,但有一点怕是所有人都认同的,那就是中式教育更注重孩子的学业成绩,美式教育则侧重于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或者换句话说,中式教育功利性较重,美式教育则更接近教育的本质:开启心灵的智识恰如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所言,教育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

对于米歇尔的这场教育之旅,有舆论称,第一夫人做了最好的留学代言,会有更多的中国学生选择出国留学就如她在北大演讲时所言,如果我父母没有出资并督促我获得良好的教育,我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我再没有比这更具有说服力的言传身教了,一个少数族裔的移民后代,经由后天的教育和自身的努力,可以读到博士毕业,并成为美国著名的律师(在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之前,米歇尔早就在美国国内的律师行业里崭露头角)。

以之植入现实语境则是,在中国,孩子一旦进入适龄教育阶段,高考这根指挥棒便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学业成绩成为唯一的考核指标,孩子,包括家长都围绕着这一套考核体系绷紧神经。这样的教育理念,实难称得上正确,且莫说学业成绩是否一定代表着孩子优异与否,在学业成绩为唯一考核指标的中国式教育体系之下,也滋生了大量人伦惨剧每年高考季,总有形形色色违背人伦的社会新闻频频见诸报端。

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今天,米歇尔的这番话对推动两国的教育交流确实大有裨益。但现实总是落后于期待,总体而言,目前我国选择欧美国家作为出国留学攻读学位目的国者,多于欧美学生选择我国留学攻读学位者,尤其是到美国留学,增幅惊人,留学还未形成双向交流之势,仍然是单向流动。

这话放在十多二十年前确实如此,但今日的中国早不是那时的中国,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理念渐已深入人心,以往高学历=体面工作=高收入的动态均衡在悄悄打破,低学历的蓝领收入超过高学历的白领也早已成为现实。换言之,当权力之手离经济活动越来越远,在市场的运行逻辑之下,一个人,只要有一颗敏锐的头脑,或者说,舍得下力气辛勤劳作,要过上体面的生活实在是与学历高低没有太大的关系。

当然,也有论者为这种教育理念的差异寻求中国特色的借口,将其归咎于中美社会发展程度的不均衡。诚然,中国社会的福利保障体系不如美国发达,美国的孩子只要不是太过自暴自弃,不管学业成绩如何,通过自身努力,总归是能过上相对体面的中产生活;中国不一样,社会资源有限,人口又多,竞争压力大,如果不苦读以考取好一点的大学,并谋取一份体面的工作,则极可能在未来的社会竞争中落败。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