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

2018-08-22 16:03

报料者还称,这条内裤是有人从外界递给一名在押嫌犯的,接收人名叫丁强(化名)。2011年6月30日,丁被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简称宝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

而昆泰计划1000立方米2台被指是暗语。第二个裤脚写着:兄弟,一切按我们商量的办,现在路子全面铺开,我回来给钢打了好几次电话,到6月10日(2013年,记者注)钢把材料发给我,我收到材料开始操作。

泰州振昌前身为泰州沪俞公司,2006年开始,上海振昌金属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振昌)陆续注资7亿元后,收购了泰州沪俞公司股权,后更名为泰州振昌公司,原沪俞公司控制人丁强被任命为泰州振昌总经理。

我的目标是兄弟早日出来,现在该打理的都打理好了,等你出来再答谢人家,兑现你的承诺,你快见到太阳了,盼早日相见。裤带上的内容还称。

但丁强并不服此判决,很快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上海二中院或二中院)提出上诉。直到快两年后的2013年2月4日,上海二中院才下达刑事裁定书,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将该案发回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重审,同时撤销(2010)宝刑初字第906号刑事判决书。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得知,就在(2013)宝刑重字第1号刑事判决下达后,上海振昌派驻泰州振昌的财务部长陈某兰,曾就该结果打电话咨询了案件审判长张军(化名)。

陈某兰还说,这份通话录音后被上海振昌送到了纪检部门,2014年中央第二巡视组在上海巡视期间,她还专门被巡视组人员叫去,询问有关录音之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二中院撤销宝山区法院一审判决后,国内5位知名刑法学专家陈兴良、张明楷、刘明祥、周光权、林维就该案进行了一次论证,集体认为丁强的行为的确构成合同诈骗罪、职务侵占罪等。

宝山检察院称:本院认为,根据本案的事实与证据,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宝刑事重字第1号一审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丁强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的判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量刑明显不当为维护司法公正与公平,准确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七条之规定,依法提出抗诉。

不久前,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接到报料称:2013年6月份,上海宝山区看守所内,出现了一条写满文字的男士绿色内裤,其内容与公关减刑有关。

记者在获得的陈某兰与张军的通话录音中听到,陈就此判决表示疑惑,但张军回应:我们的意见不是判决书的意见,只能这么说,宝山法院的意见肯定不是判决书的意见。

一熟知此案的人士介绍说,丁强之所以在2009年被刑事拘留:原因是他在任职期间,涉嫌利用管理公司的便利条件以合同诈骗、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犯罪手段侵害上海振昌和泰州振昌合法权益。

宝山区检察院也知道这份录音。陈某兰称。另有知晓此案的人士介绍:张因为录音的事,写了好几次检查,搞得很被动。

录音中张军还提到:我们上层把不住的事情,都控制不了的事情,不要说,我这个小小的法官,这案子,已经掺杂了太多其他的东西了。张军并坦承:作为我们基层法院来说,也没办法。

2015年3月19日,记者就此事向宝山区看守所提出采访要求时,对方称:不会对媒体回应,只对自己的上级单位回应。

陈某兰向记者证实了通话的真实性:我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录张军的音,只是想问问案子的情况,但他说道基层法院都是上面牵着鼻子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案子有猫腻,才让我徒弟拿来录音笔。

另外,记者从上海官方获悉,被羁押于宝山区看守所的丁强,原系江苏泰州振昌钢铁有限公司(简称泰州振昌)总经理,2009年4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日被逮捕。

记者在要求匿名的人士提供的内裤图片中看到,第一个裤脚位置写着:我两兄弟梦想的目标,昆泰计划1000立方米2台,全部安排好了,等着你,还有共同商量好的事情,都会兑现。

另外,就在(2013)宝刑重字第1号判决书下达后不久,宝山区检察院就该判决,向上海二中院提出抗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也拿到了这份沪宝检刑抗[2014]1号刑事抗诉书。

通话最后,张军告诉陈某兰:我们宝山法院肯定是没什么办法了,只好这样讲了。

此后不久,就发生了有人从外界向羁押在看守所的丁强递去文字内裤的事情,且内容充斥着打点答谢等敏感词语。

到了2013年12月19日,宝山区法院再次就丁强案作出的(2013)宝刑重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丁强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此前的犯合同诈骗罪被拿掉。

同时,记者还发现,国内不少网络论坛上,也充斥着大量宝山区看守所内裤事件背后有司法腐败现象的举报帖。

记者在宝山区法院(2010)宝刑初字第906号刑事判决书中也看到:被告人丁强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在这条内裤出现后的2013年12月19日,宝山区法院就丁强案再次作出判决,刑期变成了6年。

近日,记者见到了陈某兰。据陈介绍,她此前也在司法系统任职,退休后,被上海振昌聘请担任财务人员。

另外,该条内裤的白色裤带上显示:托杨6月24日(2013年,记者注)的信,我收到,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钢、夫不配合也没关系,他们不给我打电话,我会主动给他们打,我承诺你的事情一定照办。

多名关心此案的人士,原以为这次抗诉会给案件带来转机,但2014年12月9日,上海二中院下发(2014)沪二中刑终字第81号刑事裁定书: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同时注明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