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孩子聊天

2019-04-25 15:59

只不过,《一年级》的校园美得不接地气、老师像明星一样,难怪有网友感叹如果让我再来一次,让我天天上学都可以,只要让我生活在《一年级》的学校里。

怎么管教这些熊孩子、让他们守规矩?网友有自己的意见:先把基本的规矩养成了,在此基础上张扬个性。立规矩是为了让孩子适应社会,不会做基本的错事, 基本的规矩还是要有的,比如课堂纪律,尊敬老师,不说脏话此外,小孩子的想象力、发散思维、得当的小聪明还是要鼓励的。《一年级》节目拍摄地湘郡未来实验学校一年一班英语老师杨亚丽介绍说,老师们会在课堂上一遍遍重复口令小眼睛看老师、小耳朵认真听,让学生们形成条件反射。

上周《一年级》节目里陈学冬发短信与家长沟通时双方产生了误解,以至于马皓轩妈妈跑到学校来哭诉,声称陈学冬把自己当小学生一样看待。结果,陈学冬对自己的言论表示道歉,并流泪鞠躬,但郭敬明立马微博发文力挺陈学冬,表示家长的纵容只会令孩子走上歧途。家长跟老师之间该怎样沟通、是不是一定要采用电视里那样哭泣、道歉等激烈的方式?

每一个家庭各有自己的特性,《一年级》也作为一个缩影,展现了孩子们各异的家庭背景。陆煜琳住校第一天对着镜头向父母的表白感动了一大批的观众。据悉她父母长期在外工作,接受的是爷爷奶奶的隔代教育,可以说是时下典型的城市留守儿童。所以在她说想通过镜头跟很少见面的爸爸妈妈说说话时,观众分外唏嘘。

有家长认为,寄宿给工作繁忙的家长分担了育儿任务,是无奈但也可以接受的一种方式,也有家长纠结从此之后孩子与家长相处的时间大大减少,以致教育孩子的责任更加依赖到老师身上。

陈学冬认为,面对孩子的问题,每个家长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但如果是他本人,将来会希望跟老师用直接的方式交流,如果我做了父亲,应该不会管太多学校的事情,我希望直接一点,老师打电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讨论这个问题发生得对不对。

《一年级》展现了现今相当普遍的寄宿制教育,对此家长们议论纷纷,要不要让孩子寄宿?这个问题真的好难。

昨日下午,最近因为该不该道歉引起争议的陈老师陈学冬接受了记者采访。提到网友发起的该不该道歉话题,陈老师认为:没有什么该不该,我已经道过歉了。我也不知道这个话题是怎么出来的,后来已经跟家长聊开了,没有什么误会,挺开心的。对于郭敬明的微博力挺,陈学冬回应称:要感谢他对节目的关注。四爷的微博让很多人都在关注教育的问题。他是个很优秀的作家,现在也是导演,但他可能没有为人父母的感觉。

不过,从《一年级》里,家长们看到的并不仅仅是跟老师如何交流的问题,小学童们的各种状况应该让电视机前的家长和老师们产生了共鸣。节目不仅呈现了幼小衔接阶段小朋友的生活、学习状态,更是透过老师、家长对待孩子的方式进一步展现了中国式教育的群像,其中展现出来的教育问题也正敲击着观众的心。

《一年级》开学第一课,就充分呈现了一年级一班36个娃学规矩的各种囧态,性格开朗外向的李昊煜上课随意走动,渴望被关注的马皓轩整节课都用塑料袋套头,上课想睡就睡、想说就说用导演的话来说:真不知道这些孩子下一分钟会在哪儿出状况。

在如今的电视节目中,明星元素正被放大:《明星到我家》里4位女神姐姐、《爸爸去哪儿》5个明星爸爸、《两天一夜》兄弟团有6位成员、《花儿与少年》里7个姐姐弟弟、《奔跑吧兄弟》一期节目大约9位明星、《极速前进》一共16位明星选手没错,明星的加入可以带来相应的关注度,但明星云集跟节目成功之间是否可以简单地画等号?当然不是。一个节目要成为现象级,不是由明星的阵容决定的,节目模式好不好、内容是否接地气,才是关键。

也有网友觉得家长选择寄宿的方式有点残忍,您觉得孩子才6岁就这么放手真的合适吗?真的不会造成心理伤害吗?父母平时待孩子就没有养成孩子的独立意识,猛然间这样孩子确实受不了。但也有网友认为小孩子没大人想象的那么脆弱,过了适应期,他们就会习惯,甚至有的还会喜欢上寄宿。

此外,节目组要求孩子们回家过中秋拍一张全家福,然而陈思成却因为父母分开没法完成这项家庭作业。离异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而随着父母的分离,他们对孩子的陪伴也在逐渐缺失。从节目中可以看到,离开的父亲不愿意完成孩子照个全家福的小心愿,父母之间的分歧在孩子面前表露无遗。教育专家指出,这恰恰是和孩子相处的大忌即便是没法照个全家福,但也不应该在孩子面前争论。孩子并没有太多的要求,这么做只会更加刺激孩子脆弱的心。

事实是,每一个孩子都是家长的心头宝,没有一个家长希望在孩子犯错后,老师像教育学生一样对待自己,批评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作为一个实习老师,陈学冬还有很多的沟通技巧需要学习。北京某实验学校德育处肖老师对此评论称,陈学冬没有告诉家长孩子打人的原因,一口咬定孩子打人是故意的,这样确实令家长会难以接受。所以,当家长跟老师沟通过程中,家长切记聆听,老师也要注意表达的形式。

在电视镜头中,《一年级》的小朋友对于寄宿还是有不少情绪,女孩子抱着行李箱坐在过道上不愿意进寝室的镜头让大家印象深刻。对此,杨老师表示老师有办法,周日入校时不少孩子都会哭闹抱着父母不松手,不愿离开父母住在学校。我们会先带孩子离开那个大环境,与孩子聊天。大部分孩子都能缓和下来,然后我们将准备的小零食和小玩具拿出来,小朋友基本都能恢复情绪,跟同学们一起洗澡、睡觉。

对于学童,幼小衔接是他们成长路上一次很重要的闯关。幼儿园和小学都属于启蒙教育,但是比起较为轻松、没有那么多规定的幼儿园,小学一年级可以说是孩子们遇到的第一个人生分水岭。因为在这个年级,孩子们的行为都会被规矩化,比如,上课不能讲小话开小差、不能随意丢纸屑、不能和同学打架等等,目的就是为了让没有那么快形成我是小学生观念的学童们能够更快地适应校园。但就如镜头中所示,第一天开学,课堂上学生闹得开了锅,说话的、走动的、打闹的,完全不理会老师。此外,不肯上学更是幼小衔接时常见的问题。

在幼小衔接的磨合过程中,学校教育固然重要,家庭教育同样不可缺失,要帮助孩子树立正确观念。不少家长认为:一年级是孩子走向学校教育的第一步,不要盲目追求分数,重点是帮助他们养成好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此外,老师们则建议在孩子哭闹时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如此一来孩子就会忘记哭闹。

广州日报11月5日讯(本报记者 莫斯其格)近日,湖南卫视《一年级》节目里陈学冬该不该道歉事件在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郭敬明和一众网友力挺陈学冬并未做错什么,表示家长的纵容只会令孩子走上歧途。但《一年级》节目总导演徐晴和节目中的家长代表纷纷发言,称陈老师应该道歉!两方对立的声音更加扩大化。

更多的观众,大概还是关心生活里必须要面对的种种问题。比如之前《爸爸去哪儿》带来的亲子思考,又比如现在《一年级》中探讨的一年级启蒙教育这个严肃的命题。对于观众来说,节目里的每个孩子都可以在现实中找到一一对应的原型,观众可以一边看一边去找参照物,又或者,家里的宝贝孩子就跟荧屏上的谁谁谁特别像!节目中引人深思的教育话题和成长经历,随着节目的热播成为许多家庭、学校的热议话题,那些有笑有闹的故事,正是父母和老师每天都要面临的实实在在的情况。

如今,有的综艺节目走进猎奇模式,坚决不放弃虐星机会,让明星进行生存大挑战,有的电视台在开发新的产品,有的电视台还在为同一个创意争论不休。但制作方有没有考虑过,观众最关心什么问题、哪些创意能击中他们内心?那些猎奇的方式观众大概看一次、两次就够了,毕竟真正喜欢重口味的家庭观众其实并不多。

关于马皓轩的问题,陈学冬也觉得,自己在沟通上处理得确实不够理想,老师告诉我要先说80%的优点再说20%的缺点,家长能接受一些。但我在这个学校没有这么长时间,所以我就先说缺点再说进步,但有的家长没给我这个机会。至于网络上对于教育问题的讨论,陈学冬认为这是一个有争议的社会话题,学校的老师也不敢说自己的方法全是对的,也是凭经验去找方法。老师说,如果真的爱孩子,出发点就是对的。我本来就喜欢孩子,爱孩子最重要吧。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